(一)

前些年,曾经有一本在市场上走红而轰动一时的书叫《圣经密码》。后来因为大受读者的青睐,作者又接二连三地出版了续集,结合古今中外的历史事件和人物,使读者在津津有味回顾过去时,对难以捉摸的未来似乎也看到一丝丝等待验证的“亮光”。至今一提起此事,相信不少人对其都还有些印象。

人们之所以对其感兴趣,是因为它迎合了人类喜欢“未卜先知”的心理,都巴不得能从各式各样的“预言”中寻找些灵感,更不用说那是直接从天书——《圣经》里面发现的,对人们的吸引力自然不在话下。

好了,说了这么多,无非是拿它作个引子,告诉你大可不必迷信什么所谓“特殊密码”的事情。实际在天地万物中,只要你细心观察,到处都可发现其中所隐藏的造物者创造的“密码”。

今天我们要跟你讲的是,如何去破解隐藏在中国汉字中的无穷奥秘。如果你要把它当作“密码”去理解也可以。况且,一旦你知道这些超越时空的密码怎么用,它们都是不会改变或过期的,任何时候都可以派上用场。这比流行了一阵的《圣经密码》相比,是否更值得你花功夫去看一看、想一想呢?

实在来说,在过去没有电脑的年代,即使你想了解这些“密码”的功能和真相,那还真的像武侠小说所说的那样,明知有宝藏却找不到藏宝图——谈何容易?但是,自从人类进入了数字化时代,一切过去的不可能,在今天都成为了可能。因此,你只要在电脑或手机上,下载“汉典大全”这一软体(点击链接了解详情),连搜寻都不必,就可以马上进入“挖宝”的现场。你看,这有多好!

唯一遗憾的是,“汉典大全”的应用软体,目前只有苹果iOS的版本,而没有其它手机平台的版本。不过即使这样,你也还是可以去“汉典”的网站 m.zdic.net 去查看相类似的资料。

(二)

下面我们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,怎么用“汉典大全”这一个工具,去挖掘中国文化中无穷无尽的宝藏。

如果你已经在苹果手机或iPad上,下载安装了“汉典大全”,那么一打开就可以一目了然地在“新编字典”页面上看到这四大栏目:“按汉字查找”、“按拼音查找”、“按部首查找”、“按笔画查找”。这四个栏目,就是揭开汉字密码的四把钥匙。换句话说,你可以从其中的任何一项,或把它们结合起来,去了解任何一个汉字的内涵。

一般而言,“按汉字查找”是找出某一个字的字义。虽然“汉典大全”给出了大量与字义有关的查考资料,但我们主要是以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(以下简称《说文》)所提供的解说为准,因为它是第一本有参考价值,也是解释汉字的权威经典之作。

“按拼音查找”是从某一个字的发音,结合其同音或谐音字,去了解一个字的意思。当你娴熟使用之后,就会发现这个栏目中的资料,为我们开辟了一片广阔的天地,使我们可以举一反三、如虎添翼地把汉字中相关的资料链接在一起,其效果常令人叹为观止。

“按部首查找”是从每个字的部首出发,去探讨某一个字的含义。所谓字的“部首”,带有源头的意思。这就好像树的根一样,帮助我们寻根探底,找到它的源头,借此能使任何问题都得以破解。在每一个部首的底下,你可以发现的是,排列数目各不一样的字,这些字我们称之为“字系”。它就像同一个人,不管生下了多少个孩子,这些孩子都带着其父母的基因。这就是我们运用“字系”这个概念的功用。有时,我们根据部首还无法确定一个字的含义,就可以进到字系的里面去探讨。在所有寻找汉字密码的这一串钥匙中,可以说“按部首查找”这一把钥匙,是最重要关键的钥匙。从窄义的范围而言,所谓的汉字“密码”,就是针对汉字的部首而言。

最后,“按笔画查找”是从数字的角度去探讨字的含义。当人类进入了数字的时代,人类的一举一动几乎都离不开数字,所以按笔画的数字去查考汉字,有时可以得到你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用以写《圣经》的希伯来文字,它的特点也具有字义、字音、字根、数字等四大特点,几乎跟汉字一模一样。从这一点而言,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,汉字就相当于中国人手中被封存已久的活《圣经》。只要你真正理解每一个字的内涵,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,都可以看到汉字与《圣经》之间彼此相同、相似和相通之处。

由此我们将看到,当人碰到无法理解的圣经难题时,可以借着汉字的帮助得到解决;反之,那些难以明白的汉字,也可以借着圣经的启示找到答案。

希望这一个开头白,能帮助每一个中国人,看到汉字系统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宝库。特别是在人类文明正迈向前所未有的转折点时,如果活在数字时代的中国人,到现在还看不到这一点的话,无论是对个人、家庭乃至国家,都是何等遗憾及损失。

当中国在世界崛起的时候,没有恰当的文化作后盾是难以持久的。相信汉字有根有据的崛起,必将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带来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。

(三)

这些年来,围绕着简体字和繁体字的差异问题,网上出现了不少与之有关的文章。有一篇《准得可怕!43个简化汉字的现实预兆》的文章,不知你看过没有?如果没有的话,你可以先在网络上搜索一下。在这篇文章中,你可以看到种种的说法。

平心而论,当初参加简化字改革工作的人,大都是饱学有识之士,为着使后人能更简单方便地使用汉字,尽心尽力地去查证古今的文史资料,力求凭良心把这个工作做得尽全尽美,这本是很难能可贵的事。我们不能因着其与社会变化的关联,就轻率地做出不负责任的评论。

况且,繁体字和简体字的差异和变化,主要来自于它们的部首。字的部首没有好坏之分,只有部首如何在字中扮演各自不同的角色之别。如果人真实地认识到这一点,就能学会站在“中”的平衡位置,来观察和思考问题。

如此一来,根本就不存在简体字和繁体字谁是谁非的问题。唯一“麻烦”的是,你必须同时明白两种字体之中部首的互动,但对于任何一个想把事情真正弄明白的人来说,没有什么是不麻烦的。

由于每个人的性格、背景和动机各不一样,所以对汉字简化的看法也必不一样,这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。我们也不打算对这篇文章的内容作任何的评论,只是想借用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43个汉字。我们从中选择了34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字,使用已经跟大家所提过的汉字密碼的四把钥匙,为你具体地作一番现身说法的讲习,使你知道如何使用这些“钥匙”,去打开汉字的雄伟殿堂之门。

鉴于篇幅较长的缘故,我们将这34个汉字的解析,分三次发表。之后将转为一天一字,让你在不断的习练中,享受汉字被解开后所带给你的喜乐。希望你边看边消化,说不定,当你有心地思考其中的内涵时,并在查完这些字之后,已经成为入门的高手了。

(四)

34个字的范例

1、愛/爱

繁体字的“愛”字,其部首从“心”而出,在人体的五脏六腑——肺、心、肝、脾、肾、大肠、小肠、胆、胃、膀胱等等之中,只有“心”不是用“肉(月字旁)”做成的。中医的经典《内经》指出:“心藏神”,就是说它与一个人的精神状况息息相关。这样看来,“愛”之所以出自“心”的部首,乃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,人若不是出自里面真心之愛,就像无私的父母对儿女所付出的无条件的愛,都是动得了一阵而行不了一世的。

简体字的“爱”,它的部首是出自“爫”,它是“爪”字的偏房,而“爪”是指鸟兽的脚趾,一看就马上让人联想到老鹰抓小鸡的镜头。这也是“爪”和“抓”,无论是字还是音,都混在一起的原因。而且,在“爫”所属的字系中,第一个成员是“爭”字。

由此而来,我们就看到简体字用“爪”表达的爱,与繁体字有心的“愛”,从人是万物之灵的角度来看,实在两者的灵性是有所差别的,人不应该下降到像禽兽一样,只知道“抓”的位置才对。

但话又说回来,倘若人由用“爪”抓的“爱”中,最后能够看到你争我斗,巴不得自己占有的真相及产生的恶果,从而愿意修心换性改变自己的性格和行为,何尝不是把负能量转化成为正能量的好的开始呢。

2、應/应

繁体字的“應”的部首是从“心”而出,暗示我们在解读这个字时,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精神的层面。照《说文》所示:“應,當也”,所以我们常把“應當”两个字合在一起用。而且,《说文》又进一步为我们解释:“當,田相值也”。也就是说,这就像两块田有着相等、同样的价值。

而“應”中其它的部分,实际上包含了三个不同的部首:有代表宽广住屋的“广”;有“人”;还有代表短尾鸟的“隹”。如果你把这些不同的部首合在一起去思考的话,不难看到它所要表达的意思是,我们应当彼此尊重和维护人类中各种不同生命的平等权益。

想一想,被养在有钱人家的大房子里面的小鸟,其主人尚且养尊处优“平等”地惯着、宠着它。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,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不等值的两块“田”摆在那里——让贫富差别一直越来越厉害地拖下去,而不寻求解决之道?

再看看简体字的“应”,它的部首是“广”,照《说文》的解释,是“殿之大屋也”,可见它是从物质的层面让人“大开眼界”。

由此而来,我们就可以看到在繁体字与简体字之间,并不存在着是非好坏的问题,而是一般而言,繁体字侧重于从心灵道德的层面讲道理,而简体字偏向于从物质实用的层面看问题。掌握了这一个要旨,所有的争论和问题都必将迎刃而解。

3、筆/笔

繁体字的“筆”字,它的部首从“竹”字而来,竹子本来就是可直可弯的植物,不管是直直的“筆”,还是弯弯的“笔”,用它来形容,都是两边通吃,再恰当不过的了。

可是偏偏简体字的“笔”,其部首不是“竹”,而是“毛”,这该怎么看呢?

在繁体“筆”中,“竹”下面的那个部首叫“聿”,在其中间有从头到底的一道“直木”,它是汉字系统中的第一个部首,通常我们称之为“竖”(丨)。照《说文》的解释是“上下通”的意思。位于“聿”字中间的,正是这名符其实上下通的“丨”。

在简体字的“笔”之中,“竹”下面的“毛”是它的部首,在“毛”的中间,是一道下部打弯的“乚”,在古时它与“乙”乃同字。“乙”在中国的十天干中排第二,数字2是一个偶数,属阴;而在十天干中排第一的是“甲”。在“甲”的中间正好是那根上下通的“丨”,它横着放是汉字的“一”;直着立是阿拉伯数字的“1”,无论怎么看,它的属性都是与奇数的阳性连在一起的。所以,“乚”和“丨”的结合乃是阴阳之间的结合,缺一不可。

古文的“乙”和“毫”同字;而“毫”的部首出自“毛”,如此一来,就顺理成章地解释了直直的“筆”,及弯弯的“笔”,必须阴阳相配,走在一起而无法分开的原因。

人用笔所写的字,乃是人灵魂意识的表达。简而言之,它离不开人该守住自己应有的正直和理性,及适时“弯”下来怜悯和体谅他人的感情和心肠。倘若你握在手中的笔,可直可弯,该直的时候就成“钢笔”,该弯的时候就成“毛笔”,那才是一支多少人都盼望能够得到的好笔啊!

4、邊/边

繁体字的“邊”和简体字的“边”,它们的部首相同,就是走之旁的“辶”,意味着它与走路有关。但是,两个“辶”里面的字却不一样。

繁体“邊”里面的字是“臱”,乃是“山崖边缘”的意思。一个人自己走到山崖的边缘自然是危险的,所以这个“臱”字的部首是个“自”字,警告你记得好自为之。

而简体的“边”呢,它里面的字是“力”,这就叫人有点犯糊涂了:已经走到山崖的边缘了,再加把劲用“力”,岂不是更快掉下去?

这时候,你就要明白原来这个“臱”字的发音是Mian,与“勉”是同音字。你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,“力”的旁边是个“免”字。也就是说,它是在提醒你千万要小心,谨慎行走才能“免”除掉下去的危险。

为着怕你不以为然地不听话,另一个与“力”同音的字又出现了:“勵”,它毫不客气厉害地警告你,千万不要乱来啊,我能勉强尽力而为的,也就到此为止——到“边”了!

对于喜欢在法律边缘钻空子,或玩擦边球的人来说,明白走山崖迟早会碰到“边”的道理是有益的。

我们不能不惊叹,恐怕世界上还没有哪一种文字,能像汉字如此生动活泼,几乎随口而出,就能借着同音或谐音字,贴切地围绕着一个主题,把人毫不费力地带到目的地。

5、導/导

《说文》对“導”字所下的定义是“引”;然而“引”又是什么意思呢?

《说文》接着说:“引,开弓也”。然而,这只是“开工”的起始罢了。所谓的“开弓”,自然就与“射箭”连在一起了;而“射”字的部首是“寸”字。这一个“寸”字,也是“導”字的部首。看看,又回到“導”字上原地踏步了。

这还没有完,《说文》继续跟你逗圈子:“射,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也”——意思是说,弓箭从身边发出去后,射中的是远方之目标。这不是等于白说吗——谁不知道这道理?

那么往下又该查什么?

这时,我们才忽然想到,为什么不直接去查一下“寸”字呢?果真,一查到“寸”,结论马上就跳出来了:“寸,十分也”。后面又作了不少的说明,无非要告诉你“寸”是一个与衡量单位连在一起的概念。它“十分”复杂,所以你可不要傻傻地让它“引”着你绕迷魂阵才好。

至此,我们忽然间又来了一个顿悟:其实,前面当人在兜圈子时,似乎什么都没得着,实际上却并非如此。“導”是在告诉你,人生这条“道”路十分不好走;人生的“道”理也十分不好懂,然而你还是应该用十分的努力不放弃,只要你敢于把自己身边的箭放出去,再远的目标最后都一定会被射中。

也许,你听后又会把眼睛瞪起来:我尽管把箭射出去,就一定会命中目标?

是的!因为“箭”的部首出自“竹”,它是一种有心有节、可直可曲、能硬能软的植物,由这样特殊材料制成的利箭,只要你让之一直维持在向“前”的状况之中,哪有最后不命中目标之道理?

明白了繁体“導”字的内涵,简体字的“导”就容易解了。因为,简体字的“导”字,“寸”之上是个“巳”字,它是指在母亲肚子里还没有生出来的“胎儿”。当胎儿在母亲的肚子里团团转的时候,就像大人在“道”上被动地被拉着走一样,直到头先出、身着地的时刻,就是“箭”命中目标的日子了。

所以一个正常的胎儿,老天爷最后一定会让之健康地生下来;如同一个勇往直前的“射手”,只要你尽自己该尽的本份,最后也一定能命中自己的目标。

6、誌/志

简体字的“志”的部首是“心”,在“心”的上面也是一个部首叫“士”。什么叫作“士”?《说文》指出,“士,事也”。接着又补充说明;这是指“善于做事,从一开始,到十结束,是古代男人的美称”。

繁体字的“誌”字的部首出自“言”,这无形中给了我们一个提醒,如果人想做一个有志之士,就要去除夸夸其谈而不做事的恶习。同时,还要学习管住自己的嘴巴,不要什么事无论大小就随便开口,或这人长、那人短地随便论断别人。

《说文》指出,“志,意也”,两个合在一起,就是经常挂在人们嘴边的“意志”。人之所以贵为万物之灵,就是因为享有自由意志的缘故。先把自己的“心”态给调整好,然后有始有终地做事,就是一个有志之士的必经之路。

7、廠/厂

繁体“廠”的部首是“广”,比简体的“厂”字头上多了一“点”(丶)。你可不要小看这个一“点”(丶)啊,《汉典》清晰显明,这一“点”(丶)的含义和发音就是“主”,即“主宰”、“主人”、“自主”等等中的“主”——怎么样,够大吧?

丶主

而这个“厂”字的意思是指“山边岩石突出覆盖处,人可居住的地方”;繁体字”厰”里面的”敞”,与它同属一个字系的”敝”字,是意思相反但又相通的鏡像字;《说文》指出”敝”的意思如“败衣”,相当于旧衣服可以退下来了。

那么这空空荡荡的“厂”到底有什么“魔力”,居然能够把“廠”中高高在上的“主”给踢下来,甚至于把廠也给“闭”了,把里面的人也给逼“退”了呢?

也许,当初改字的人,从来没有想到一“惨”(是“厂”谐音)成签,竟然变成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。

不必多说你也心知肚明,现在由智能机器人开始接管的各式各样的“厂”,已经空无一人地纷纷亮相。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,是喜还是忧?接下来的日子会怎么样?许多人都落在观望、彷徨、恐慌的心态之中。

俗话说,“解铃还得系铃人”,要想找到未来出路的答案,我们还得回到原来的部首去探讨。

上面提过,“厂”是“山边岩石突出覆盖处,人可居住的地方”。也就是说,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崛起,人被逼、让位下岗从“厂”里退下来,看来是随大局免不了的事。但是,你也大可不必过于消极和悲观,哪怕即使在“山边岩石突出覆盖处”,不是仍然有“人可居住的地方”吗?

人类是不会被机器人“灭种”的,纵然旧衣服会被迫“退”下来,但人还可以穿上新衣服再次响亮登场呀,是不是?

况且,最重要的是,我们还可以,实际上也应该如此,把被“厂”踢下去的那一“点”(丶),即“主”给重新接回来呀。一旦“主”归原位,“厂”将变成了“广”,人类就名副其实地成了机器人的主宰。那么,展现在人类面前的,不就是一片宽广辉煌的景象吗?

8、嚐/尝

繁体字的“嚐”的部首出自“口”,嚐东西自然要用口尝,才能知道它的质量好不好;

简体字的“尝”的部首出自“小”,尝东西自然是从少量的“小”开始,这是指着它的数量而言。不要以为只要大或多就是好,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东西大把地塞进嘴里的“尝”,要想吐都来不及呢。

9、產/产

繁体字中的“產”字,它的字首是从“生”而来。照《说文》所言,“生,进也,像草木生出土上”。因此,不管是人的生产,还是东西的生产,都牵连到一个生命成长的过程。当一棵不起眼的草破土而出的时候,它所要越过的障碍并不容易,所要经历的乃充满了辛酸和苦涩。

所以,“產”要带给人的启示,是一旦你要进入“產”的位置,扮演“產”的角色,就要预备去迎接前面的考验和挑战。不管“產”的是人还是物,都是让人的生命在破土而出之后,借着学习和磨练的机会不断成长直至成熟。虽然整个过程很辛苦,但值得人付代价去换取生命品质的“升级”。

简体字的“产”字,它的部首是“亠”。这个由一点一横组成的部首的意思是指“头”;但是你现在所看到的“產”,它的上头是个“文”的部首,所以你也可以把“头”当成“文”字去理解。

当一个人撇开“生”的主题不闻不问,哪怕头脑里装满了一大堆与“产”有关的文化知识,顶用吗?你可以看到,在当前的信息时代,任何人随时随地都可以从网上获取大量有关“产”的知识,但现在愿意“生”的人,特别是年轻的一代却越来越少。

因为不少人都不愿意去承担“生”的责任和代价,就算不管是什么原因,人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把“产品”生下来,“生”下来后的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因为“生”是和无条件的“爱”连在一起的。缺少了“愛”里面的那颗“心”,什么问题都不好办。

当然,我们并没有把不“生”的“产”看死。相信人类在经过反思熟虑之后,未来必将生出越来越多脱离利己主义,优秀的高生命品质的新生代。

10、敵/敌

繁体字的“敵”和简体字的“敌”,它们的部首同样都是“攴”——意思是“击打”,这是通常对付敌人的方式,并不难理解。

“敵”和“敌”的主要差别是在它们里面的字:一个是“啇”(这个字有两个发音:Di 和 Shi);一个是“舌”。“啇”的意思是“树根”,它的部首出自“口”,其第二个发音同“适”,跟“舌”相似。所以,实际上不管是繁体字还是简体字,都把敌人的对象锁定在“口舌”的范围里。

《说文》还指出,“敌,仇也”;而“仇”字又与同音字“讎”是连在一起的。从字形上来看,“讎”的部首是中间的“言”字,两边夹着代表禽鸟的“隹”,显然就像一副群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场面,形象地表明人最大的仇敌乃是出自人的口舌。

难怪“啇”字会和“树根”连在一起,就是暗示我们,消灭一切仇敌的根源,在于除去口舌的是非。没有什么比管住人的口舌来得更重要了,或生或死都压在此一关键的环节上。

11、難/难

tan在进入这个主题之前,先让我们看一看以下几组汉字:

  • 嘆/叹、
  • 癱/瘫、
  • 攤/摊、
  • 灘/滩、
  • 漢/汉、
  • 難/难

你可以轻易地发现:在这些字的简体字中,其中的“又”字都是由繁体字“”这部分简化而成的(这发音是Tan的字,因为在汉典里没有,我们特地用其它的字造了一个这样的字,见右)。

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变化呢?

大概是因为“”这个部分带有“嘆”或“瘫”的负面含义;而“又”带有“再一次”的含义,使人能够把负能量转化为正能量,重新站立起来。

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汉朝的历史,那是汉人第一次征服了西域的游牧民族,把疆土向外大大扩展的年代。整个崛起的过程经历的辛苦、艰难和风险都是不可思议的,然而最后却打出了“大汉”的形象,并使汉字至今成了全球皆知的中国符号。

明白了这一点之后,我们再来看“難”和“难”之间的互动,它们的部首都是来自“隹”,指短尾的鸟。而“隹”字左边的那个“”的部份,在简化的过程被“又”字代替了。

在《说文》中所提到的那只“支翅鸟”,就是指受伤的“隹”说的。最后它“又”站起来了,再没有什么能伤害和难倒它,这岂不是“漢/汉”之精神发扬光大的结果吗?

漢2汉

12、歡/欢

这两个字的部首都来自“欠”,在它所属的字系中,有一个叫“嘆/叹”的字,其意思是“叹气”,繁体字中发音为Tan的那一部分,与上一次所讲到的“”的情形一模一样。所以,我们只要把这一部分换成“又”字,与“欠”字合起来,就是如假包换的“欢”字了。

换句话说,“歡”简化成为“欢”,就像癱/瘫、難/难、漢/汉等字一样,都隐藏着把负能量转化成正能量的内涵。因为“又”在其里面扮演了浴火重生的角色。

照《说文》所言,“欠”是“张口气悟”的意思,相当于俗语所说的“打哈欠”。也就是说,通常一个爱打哈欠的人,其精神状况一定是欠佳的,你叫这样的人怎么能“欢”得起来?

现在“又”字出来了,使原来那个频频打哈欠(“欠”欢)的人,再一次生龙活虎地活起来,这不就是“歡欢喜囍”的最佳写照吗?

点击这里,继续看下面的解析。

一鍵分享,感謝参与!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