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

20世紀的末了和21世紀的開始,發生了一系列全球性的事件。隨著中國的崛起,曠日之久的美蘇冷戰轉為近在眼前的中美較量。

因著ISIS被殲滅而剛剛消停一些的中東,在2020開年的第三天就因著美國斬首伊朗的蘇萊曼尼,而急轉直下,以致網上「核戰」和「第三次世界大戰」再次成為熱點搜索詞。因著伊朗被迫公開承認「失誤」擊落烏克蘭民航機之故,伊朗國內的民意直轉而下,從抗議美國暗殺轉向叫其頭號精神領袖哈梅內伊下台。

美國這邊也不消停,特朗普似乎並沒有因其攪局東亞和中東而使自己在國內金蟬脫竅。就在寫此文之即,眾議院原本擱置的罷免案此時正式被提交給參議院。

然而,世界大戰之火還未挑起來,眼見的環境之火就如火如荼地燒起來了,先是發生在亞馬遜的熱帶雨林,而後轉到美麗富饒的澳大利亞,而且一燒就長達四個月之久,無數的生靈塗炭,染紅澳洲的清澈藍天。再加上人的精神萎靡和經濟的蕭條,末日景觀再次展現在人們的眼前。

(二)

看過「不是末日,勝似末日」一文的人還記得那個「第二隻靴子」的笑話嗎?想一想,很多人是不是很像那位一直等候第二隻靴子「咚」的一聲落下來才能安睡的房主。一個房子的主人,卻被自己房客的靴子攪得雞犬不寧。想不到的是,在他指出房客的問題後,其所害怕的第二隻靴子已經輕輕落地了,而他還渾然不知。

由此可見,此等坐看「末日」突然降臨、大禍蓋頂的心態是要不得的。想一想,當人的頭腦一直如此綳得緊緊的,以致無法進入當有的安息和警醒時當做的事,不知錯過了多少寶貴的時光。

我們再以挪亞大洪水為例,挪亞不是因著得了啟示而空等大洪水,而是因敬畏的心而建造了方舟,為那個世代的人保留了敬虔的余種。而當洪水過後,他帶領人和動物出方舟,帶進一個人與動物和睦相處的世代。這樣看,大洪水豈不是一件叫壞事翻轉的一件好事?

挪亞大洪水實際上是對人活在黑暗和恐懼中的一種寫照,誰能在其中過了這道坎,誰就相當於上了挪亞的方舟,可以安然入睡,讓災難過去。

(三)

如果說不明就裡的世人懼怕末日是有情可原的,因為他們不知道上天整體的旨意,但聲稱自己是光明之子,而且是出死入生的基督徒,如果與其他人一樣恐慌,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。

受世人的影響,很多基督徒一直將世界末日與耶穌的再來連在一起,忘記聖經名言主的再來與撒旦被捆綁的千禧年美好時代息息相關。主再來是審判人間罪惡,帶進榮耀的千禧年,一個人類夢寐以求的美好時代。人的靈性得到最大的發揮,精神世界再次被人重視並放在當有的合適位置上。當精神掌控物質的時候,豈不是人掙脫物質的枷鎖,讓物質再次成為人的奴僕,而不是人的主人之時嗎?

而且,真實認識主的人,已經跨越了悲涼末日的那道坎,看到主再來的榮耀,已經活在了此榮耀中,也已經看到了主早已掌控了一切,即使讓人細思極恐的所謂人工智慧,都不再成為其看到主的權能之攔阻。

由此我們看到,當我們看不到烏雲背後的太陽時,難免被暫時的黑暗所籠罩著。但背後的真相還是在那裡,烏雲和地球本身不能永遠遮住太陽,也沒有什麼可以攔阻千禧年的曙光從東方升起,普照大地。

一鍵分享,感謝参与!

發佈留言